Vučić:他們想讓Milošević脫離我。將不會承認科索沃

Vučić:他們想讓Milošević脫離我。將不會承認科索沃

塞爾維亞總統亞歷山大·武契奇(AleksandarVučić)明確表示,在他的任期內,直到2022年大選之前,對科索沃的認可將不會。

他說他不會改變立場。

“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,為了做出改變。我們竭盡全力。我們奉行明智的政策,從衝突中拯救了塞爾維亞,沒有扮演英雄,我們挽救了想留在科索沃的人的生命, Metohija:我們在不危及和平的情況下投資了他們的生存,我知道成千上萬的人迫不及待地要進行新的衝突,並且會在其中找到無數正義與公正的理由,以及是否被問及他們的兄弟或子女是否會返回明天的棺材,那是另外一回事了。” Vucic告訴Vecernje Novosti。

“我們奉行艱難的政策,塞爾維亞政策,保護國家利益,並註意不要與全世界發生衝突,也不會發生任何武裝衝突。這不是因為我們實力較弱,而是因為這沒有必要。塞爾維亞需要進步“,Vucic說。

塞爾維亞總統指出“很難同阿爾巴尼亞人對話”。“你所看到的是每天對塞爾維亞人,塞爾維亞及其總統的運動。如果塞爾維亞人承認科索沃的獨立性,那將是一件好事,只有一天后才有戰爭損失的要求,兩天后它將是:承認您犯了種族滅絕罪,然後您意識到您正在與不想讓您相信我們可以一起做某事的人交談。” Vucic說。他指出,他們所有的談話都歸結為“相互認可”,我告訴他們100次我對此不感興趣。

武西奇說:“塞爾維亞從中獲得了什麼?他們的領導層必須改變觀念,例如,歐盟必須保證施加壓力,以履行已簽署的協議,因為歐盟是保證人。” ,他認為沒有人會對談判的信譽,嚴肅性,責任感和可能取得的任何更重大成果抱有極大的信心。

當被問及喬·拜登(Joe Biden)獲勝後,他是否擔心加強柏林-華盛頓軸心,以及他們是否會上線:承認科索沃或不加入歐盟,總統說:

“那是他們以前的路線,我毫不懷疑現在會更加明顯。我必須再次重申,我與(法國)總統埃曼紐爾·馬克龍(Emmanuel Macron)進行了很好的對話,並與總理(安格拉)(Angela)默克爾進行了公正的對話。我們面前沒有輕鬆的一天,但這不會是第一次。”

武契奇提醒我們,在過去的八年中,我們在任何地方都沒有遭受過大屠殺或對我們人民的迫害。

“另一方面,在此之前,特別是在國際法院作出判決之後,科索沃受到了法律制裁,之後在賈林杰和布朗賈克設立了過境點。然後有人設法將整個故事帶回在哪個統治時期90個國家承認科索沃獨立,或者在哪個任職期間18個國家撤回了對科索沃的承認?工資何時增加了近60%?塞爾維亞何時對歐元匯率保持穩定八年了?我們什麼時候建造更多的公路,鐵路……塞爾維亞發生了很大變化。德國人說:記分牌顯示出明顯的結果,” Vucic強調。

“他們想讓米洛舍維奇脫離我”

塞爾維亞總統AleksandarVučić說,他相信內政部的主管機構和內部控制,因為他被竊聽了一年多,他說:“他們希望將SlobodanMilošević排除在外。不惜一切代價”。

“我平時與之討論足球的一些人,實際上是關於誰踢球的,被標記為與毒品有聯繫,以便可以對其進行監視,實際上我與他們之間的對話被竊聽了。這些人當然有與毒品販運無關,也沒有為他們發出起訴書。” Vucic說:“參加這項工作的人使用這種方法假裝合法掩飾自己,但犯下了嚴重的罪行。有證據和目擊者可以確認它沒有被註冊並被存檔,因此可以勒索某人。”

對於有關政府高層參與這一事件的猜測,他回答:

“我們將找出一切。讓國家當局進行調查。必須遵守法律,我深信參與其中的每個人都必須回答。作為一個人,我試圖理解每個人的渴望。我什至經常理解施加強加於人的渴望。法律,以便您可以實現自己的骯髒目標,這不是因為我從我自己做起,而是因為我也理解了較弱的人的一面,並且有人可能認為他們可以做任何事,但是當您聽總統講話時,或者有人說, “抓住他”,然後您必須立即通知他並將其從存檔中刪除,並且一年半不存檔任何內容,” Vucic說。

總統補充說:“沒有人有權存檔塞爾維亞總統的講話。”

“第二,這些信息洩漏是因為有榮譽的警察把它帶給我。他們還記錄了我與父親和兒子的談話……他們正在尋找可以與我聯繫的人,以’捉住’我。我不會詳述一切的原因。我不認為這是塞爾維亞最大的問題,它表明有些人不了解國家的狀況。”

塞爾維亞總統指出,“當您開始將所有事件聯繫在一起時”,誰以及如何要求某人對他和他的家人講話,“那麼您就會意識到存在更廣泛的政治環境。”

“這些故事就像是安德烈·武西奇(AndrejVučić)買下弗朗什(Franš)餐廳,他欠伏伊伏丁那(Vojvodina)的公頃土地一樣,最後,不是一英畝,不是一家餐館,也不是一家麵包店。這一切都需要花費是時候讓人們意識到這是虛假的主張,但是有人故意這樣做,目的是在政治上毀了我,不惜一切代價與已故的米洛舍維奇總統進行比喻,儘管沒有任何代價,但是所有這些都必須不會分散您的工作注意力,因此我的反應比大多數人要冷靜得多。及時,一切都變成了自己。”總統沃西奇指出。

他認為塞爾維亞不是一個“破碎的國家”,因為有人在竊聽國家元首。“我認為我們是少數幾個沒有被摧毀的國家之一。我確信塞爾維亞在這方面比我們環境中的大多數國家要強大得多,即使是在歐盟中並且事實上沒有的一些國家也是如此。擁有自己的安全系統。“很容易抵抗各種外部影響,因為在某個時候,每個人都成為政治家並達成交易。我毫不懷疑部分外來因素也參與其中。但是我不想責怪外國人,當我們的人民首先介入時,我們將解決整個問題。”


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
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, 歡迎與我們聯繫!

我們的 email 是
support@ainfomedia.com